来自远方的蒲公英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4 06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他们不生在这,而是从远方飞来,受了风沙的狂卷,他们还愿意在这扎根。你问他们靠什么在这里生长,他们说,是一种精神。风沙一点点小了,孩子也不再飘出去,全都在这编织绿色,终于,为这片土地披上了几代人传下来的绿风衣。 ??题记少年不识月

我今年20岁,也足足在围场生活了20年,我看到的什么都觉得新奇,但是,树?在我们这,到处都是。不知道你们那什么最多最不足为奇,总之树就是我们这的这种东西。

由于家里父母的工作性质,我小时候常常能接触到树,我并不喜欢它,因为它会弄脏衣服,相比较树而言,我更喜欢蒲公英,毛茸茸的。我无数次的庆幸,我住在城镇,离那个地方会很远,每当我吹蒲公英的时候,我都会悄悄说,蒲公英乖,千万千万不要飞到坝上去。

而今识得愁滋味

后来我真的遇到过一次风沙天,那年很冷,每年都刮风的围场那年似乎被吹得更凶,由于风沙太大,我们不用出去跑操,坐在屋子里往外看,天和地都是土黄色的,一阵风过来地上的黄沙好像是一个浪头,涌上前去。匆匆赶回屋子里的学生都紧裹着自己,肥大的校服像是有人抢夺一样,只有一侧紧紧贴在人的身上,勒出人的身形。我忽然想到小时候舅舅跟我说,如果没有树,我早让风吹走了。

树,说的是坝上的树。树让这个小镇变得结实,不然,也许会被风吹得支离破碎。我忽然想到,这么多的树,谁愿意到这来种这么多树呢?我问我的同桌,他嬉笑道,估计是被风吹来的。我也一笑,大概就像蒲公英一样被风吹来的吧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些像毛茸茸的蒲公英一样的学生们,真的就是让那股“保卫北京城”的风吹来的。

十年伊洛路漫漫

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建设者,高尚?伟大?吃苦?艰辛?这些形容词也太苍白,太普通,当你真正的去接触塞罕坝,你就会发现,它是多么的与众不同。

我忽然就觉得他们就像我喜欢的蒲公英,从远处飘来,没有犹豫就扎在这,孩子也不远飞,一代一代的扎在这。

他们把自己的全部都献在这,变成树,长在这。我小时候甚至认为,树就像蒲公英一样,种子会随着风飘,自己就长出来了,因为看见了塞罕坝,你根本无法想象,这么多的树要怎么种。

这个地方真的很糟糕,冬天冷的早,十月初一下雨都要穿棉袄,风也大的不像话,简直煎熬,在这里居住的人,每个脸颊上都印着红色,这可不是少女害羞泛起的红晕,而是风长时间吹打出来的痕迹。但也就是在这,那些人们开始种树。

渴了就吃雪,随身带着冰凉的干粮,饿了,就吃上一口。现在我们说的这些很简单,但是试想一下如果让我们再去试一下,没有人可以像他们一样吧。苦,也许我们只是听说他们有多么差的生活条件,但是,我们不能了解那些大学生种植失败的挫败感,不知道缺乏精神生活的孤独与寂寞,不能忍受离开自己长大的地方的失落,不能面对对于过去生活的落差。

就是这样,一代一代的把这建设起来了。当我看到尚海纪念林的时候,你就能够明白,为什么我眼里饱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句话了。

漫卷诗书喜欲狂

“每一年,在我们的生活中,总会有新的词汇和新的故事,像这几年,“美好生活”这四个字,就成了我们新的追求,好生活前面加了一个“美”字,这“美”是什么?祖先创造这个字的时候说:羊大为美,但是,看到他们,却有一个最强烈的感受:大写的人,才最美。”

学校历来的感动中国人物的颁奖观看,我忽然就看到了塞罕坝,我的家乡,火了。这个时候我已经上了高中,接着,当年的高考试题,文章发布,召开的大会,塞罕坝都被提及,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,这句话也开始与它关联,塞罕坝精神也变成了正能量,被大众认知。后来甚至被拍成了电视剧,在央视热播。一代一代的在这里播种,一代一代的,渴望收获。所以,你们看见了吗,你们亲手织就的绿衣,终于成为了品牌,穿在祖国的身上,受到世人的称赞。

Power by DedeCms